加重是中药市场上一些不法分子最常用的手段

南京本草堂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一般来说中药掺假,10公斤的中药里面掺两公斤假药。或者把一些提取过精华后的药给回购进来,这些药往往丧失了有效成分。不法分子会把这些劣质药加在真的中药中,让人无法辨别其真假。比如,用白芍的根茎部分染色加工成川乌、草乌;用红薯染色加工成首乌;用淀粉压模制成冬虫夏草;用山药的珠芽(零余子)染色加工成延胡索及川乌。2011年,就有一家制药厂被爆出以苹果皮为原料生产板蓝根的丑闻。

中药如何“自救”

染色:工业色素给饮片“美容”

制假手段

安徽查处一批违法染色增重中药饮片生产企业

南京本草堂的负责人介绍,拿胎盘(紫河车)来说,正常的一个30~40克,市场上很多胎盘都是70~80克一个,这显然是加重了。

加重:同样一公斤的穿山甲,体积相差一半

南京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位副总向记者透露,加重是中药市场上一些不法分子最常用的手段。比如他们曾经在南京一家医院对比过穿山甲,看起来两份穿山甲都是一公斤,可是体积上却相差一半。显然其中一份穿山甲在炮制的过程中“加重”了,而穿山甲要卖到2000多元一公斤。

今年1月,国家卫生部发布数据显示,目前国内高血压、糖尿病患者健康管理人数分别达4470万和1146万人,慢性保健治疗为中药产品提供了增长空间。业内人士认为,保健类和心脑血管类中药市场空间的拓延,应当是日后中药产业发展的主要方向。详细

专家告诉记者,体质疏松药材,通常会被掺入硫酸盐、氯化钠、糖等增加饮片重量。如黄连、猪苓、白术、草豆寇、百部、黄芩、白鲜皮、升麻、木香、威灵仙、射干、丹参、苍术、小通草、紫河车、砂仁等用硫酸盐浸泡后干燥以达到加重目的,砂仁用食盐水浸泡后加重,小通草、通草等用硫酸盐或糖等浸泡增重等。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随着家种药材供应增加,大规模药材价格的回归将是必然。价格是趋于平和了,那么质量能否保证?销路又会如何?“中药要找准自己的位置。”中国药学会医药政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教授宋瑞霖向记者表示。

事实上,中药饮片加工,只不过是中药材加工的第一个环节,通过泡制改变中药原材的性状,为中药制剂企业提供原料,或者为临床医诊提供单方,初加工的特性决定了行业两头受制的局面,即受制于原料来源与下环节的市场需求。

近期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查获一批违法生产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责令严重违规的8家中药饮片生产企业停产整顿,收回6家企业的gmp证书,对12家企业进行立案调查。其中,安徽国鑫中药饮片有限公司、安徽维涛中药饮片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药房股份有限公司亳州徐重道中药饮片厂涉嫌用化工色素金胺o进行染色,用铝盐和镁盐加重,并在药材中掺假;亳州市凯利中药饮片有限公司等2家企业涉嫌用化工色素金胺o进行染色并掺假;安徽福春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亳州市贡药饮片厂、亳州市万珍中药饮片厂、安徽海鑫中药饮片厂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涉嫌用化工色素金胺o进行染色;国鑫、维涛、徐重道中药饮片厂等还存在走票过票、贴牌包装等问题。目前该省药监部门正在全力以赴加大案件查处力度。详细

因此,过多的企业主体,缺少了规则的支撑,注定会制造出恶性竞争的局面,一方面会让药材原料采购价格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又使饮品价格长期走低,挤压掉本就不多的利润空间,迫使企业从非法的途径,释放牟利的冲动。

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根茎类的中药都有可能被染色,红花、黄芩、蒲黄、乌梅、五味子等几种中药饮片染色情况比较严重,如市场上的红花,产地不一样,价钱每公斤相差可达5元,造假者会将三等的红花染色后冒充一等红花来卖。详细

掺假:真假中药混着卖

中药饮片非法染色增重,不过是中药产业粗放式发展的一个缩影,一方面产业缺少有效的宏观控制,过多的资本向粗加工领域集聚,催生出畸型竞争的市场格局;另一面中药产业缺少核心技术的支撑,产业链条过短,中药产业不能从技术转化中提升附加值,利益蛋糕做不大,无法平抑分配环节的利润冲动。详细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曝光了一批违法生产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其中一些企业涉嫌用化工色素金胺o进行染色、用铝盐和镁盐加重,并在药材中掺假。事实上,中药饮片染色增重跟其他商品领域的掺杂使假没有什么区别,其冲动来源于利润——“附加”的重量。

除了加重和掺假外,用工业色素给中药饮片“染色美容”的现象也很严重。一些中药材生产商将质量差的饮片经过染色美化后,冒充质优饮片,或将其掺入质量好的饮片中,以高价出售。这样的饮片不仅达不到疗效要求,严重损害中医药的信誉,更给患者用药带来了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