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研讨会上

“感觉不是在市委理论研讨会上发言,而是在国际论坛上发言。”作为首次应邀在市委理论研讨会上发言的企业代表,鸿洲集团董事长王大富颇有感触。

可三亚绝不满足于此。建立现代金融改革试验区,成立市级金融投资管理公司作为融资平台,鼓励境内外金融机构向试验区集聚;在离岸金融、跨境金融产品和服务、银行、保险、基金、理财等业务上大胆创新、先行先试;建立资产财富管理中心,吸引国内外大型金融机构的财富管理或私人银行业务专营机构、国内外大型财富管理机构的区域性分支机构在三亚设立;鼓励银行理财、保险理财、第三方理财、基金顾问公司等机构积极拓展业务;开发为高净值客户提供健康关怀、子女教育、投资收藏、高端运动等专业、独立和个性化的财富管理服务……本次论坛上,以金融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成为各方论剑的焦点。

“这种研讨会今后可以凭票入场。”对于形式活泼、“含金量”高的2013年三亚市委理论研讨会,三亚凤凰岛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宪云幽默了一把。

三亚人均gdp正朝着1万美元迈进,这既是向高收入地区发展的机遇期,也是矛盾增多、问题凸显的考验期。

鼓励农民进城就业创业、安家落户,促进“农民”向“市民”转变,不仅能逐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增加农民的综合收入,也能带旺城市的消费需求,倒逼城市教育、医疗、住房、社保等待遇不断完善。

会场布置有新意,会议方式有创新,会议内容有深度。多位企业家被请到现场参与研讨,会议气氛空前活跃。

高增值产业不足、旅游市场缩短淡季延长旺季、行政审批“万里长征”、城市承载能力相对滞后、社会管理水平与城市知名度不匹配、如何实现和谐征地拆迁、违法建筑屡禁不止、农村集体用地如何集约利用、环境保护与开发建设如何恰当平衡、如何实现城乡居民收入倍增等,涉及三亚城市发展的10个现实难题,被转化成8大课题,以9场演讲讨论的形式寻求破题之道。

“这次研讨会有总主持,又有分课题主持,中间还有现场互动,活泼的形式激发大家的思想活力,也便于各部门间充分交流,有利于提升干部们的理论素养、思维能力和工作水平。”

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应该在发展中解决。除了较好的自然禀赋、区位优势等天然优势外,三亚将如何研判机遇实现发展?面对扩大旅游消费和结构转型的迫切任务,与会者对“免税购物”、“入境免签”、“游艇发展”、“邮轮发展”、“无居民海岛开发”、“会展业”、“低空开放”、“竞猜型彩票”、“投融资”等政策做了细致分析和大胆建言。

行政审批“万里长征”、社会管理水平与城市知名度不匹配、违法建筑屡禁不止……三亚将城市发展的现实难题,转化为8大课题,以9场演讲讨论的形式寻求破题之道

三亚市纪委、市委政策研究室、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市发改委、市旅游委、市农工委、市统计局、市委政法委、市委宣传部、市规划局、市社科联等单位受命开展调研,形成了较为系统并具有较高参考价值的调研成果。这份沉甸甸的“超级作业”,为一场务实的理论研讨会夯实了基础。

“此次研讨会着眼未来,广开言路。研讨会提出涉及三亚发展热点、重点和长期性问题的观点,应当积极思考、讨论、研究,借此在全市各级各单位和领导干部中兴起学习之风、思考之风。”

三亚土地资源吃紧,研讨会的多个课题提出,探索推行“三集中”的城乡统筹发展模式,切中要害地给出可行性的解决方案……类似这样的好建议、好对策,在别开生面的形式和畅所欲言的氛围中,频频被碰撞出来。

除了离岛免税政策,海南试办一些国际通行的旅游体育娱乐项目,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型彩票的特殊政策,也在国家赋予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政策框架之内。然而,一提到体育彩票事业,总有人将其与“博彩”等词汇相联系。

此次研讨会上,面对备受期待而又容易引发争议的体育彩票,与会者大胆建言,充分依托三亚本地的沃尔沃帆船赛等体育赛事,以及国内外各种体育赛事,设计和发行竞猜型体育彩票;探索利用最新多媒体互动技术、数字电视技术和网络通信技术尝试推广发行数字电视彩票、手机在线彩票等新型体育彩票;积极争取省级政策支持,打造制度优越、品类丰富、新颖刺激的国际旅游休闲综合试验区。

和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鹿城刮起此次“头脑风暴”之前,市委提前10个月布置了一道“超级作业”。

本次研讨会上,与会嘉宾开出了一剂良方:制定海南辖区关于游艇检验、注册、登记的标准、地方性法规;向国家申请延长外籍船访问续延时间或简化续延审批手续;建立海南省与港澳台地区的游艇操作证书互认制度;申报创建“全国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争取三亚邮轮旅游异地办证和寻求“多港挂靠”政策试点;简化低空飞行的申报制度及程序……

作为国际旅游岛建设含金量最高、影响最广泛的政策之一,三亚市内免税店近2年时间共接待顾客784万人次,免税品营收39.1亿元,共计缴纳税收5.8亿元……然而,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政策因面临发展瓶颈而饱受关注。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如何实现农民收入倍增,提升城乡居民的幸福指数?在强调实现农业增产,增加农民经营性、财产性、转移性收入的同时,三亚有针对性地提出,稳妥推进城镇化和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让“农民”变“市民”。

发展新的业态实现城市发展,但是发展用地何处寻?这要求三亚在提升河海资源利用效率,为培育现代服务业提供空间资源中必须有所为。提到此,就不可避免地触及较为敏感的“填海造陆”。

向前一步是美景,退后一步是陷阱,在这个敏感期,三亚全市聚合的固定资产投资对经济增长作用降低了0.42个百分点,“中等收入陷阱”负效应已经开始凸显;全市经济增速已由2007年的22.2%放缓到2012年的9.3%,平均每年放慢了2.58个百分点。“中等收入陷阱”即将来临,居民收入持续增长物质基础可能会受到撼动……一个个犀利的创新论点在论坛上屡屡抛出,坐在台下聆听的官员和企业家开始思考,作为一个投资拉动增长型经济体的三亚,该如何避免内生动力不足引起经济停滞不前或倒退,进而导致贫富差距扩大,社会矛盾凸显等问题。

“台上讲得精彩,台下听得真切,会后交流也很投入,清新会风扑面而来。”姜斯宪告诉记者,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在将研讨理论成果转化为发展成果中,三亚要勇于担当,发挥优势,奋力破解发展难题,争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范例。 (本报三亚8月20日电)

游艇邮轮、低空旅游、文化会展、海上娱乐等新兴业态在三亚开始崭露头角。然而,发展中的事物,缺陷不可避免。研讨会上,王大富、曾宪云、彭辉等企业家纷纷直言,外籍船停留时间短、水域制约严重、邮轮边境游手续繁琐等一系列问题,直击新兴业态的“阿喀琉斯之踵”。

三亚依赖房地产拉动的经济增长格局,极易受岛外住房需求减弱影响,造成经济增长放缓甚至出现下行。为此,在做精做强特色优势产业的同时,三亚期望总部经济、智慧产业和金融产业等新兴产业尽早释放出财富效应和带动效应,实现城市结构转型。

作为一个备受关注的城市,几乎每到旺季,三亚都不可避免地成为媒体的焦点,如何加快社会管理创新,实现城市健康发展? “坚持民生优先,进一步从源头上改进社会管理;服务为先,进一步从根本上改进社会管理;基层在先,进一步从基础上夯实社会管理。”三亚政法委副书记王晓兵认为,加大公共财政对民生建设的投入力度,加强城乡社区建设,让百姓自觉成为维护城市发展和形象的主人;服务型管理通过将政府服务下移,让流动人口和特殊人群可管可控,及时化解潜在风险。

“竞猜型体育彩票不是三亚旅游的全部内容,但它是三亚旅游的一项重要内容。”三亚市文体局局长董永泉坦言,推进竞猜型体育彩票的发展,三亚是摸着石头过河,需要做好规划和争取政策。

“种种迹象表明,三亚已接近‘中等收入陷阱’的边缘!”课题主讲人三亚市统计局局长林涛的观点引发多位与会者共鸣。

三亚如何在不突破国家现行法律有关规定的前提下,推进体育彩票事业的发展?

研讨会上,3个课题从不同方面提出,争取免税购物政策在离岛方式、商品种类、金额限制、次数限制、海关监管等方面进一步放宽。在具体政策完善层面,积极探索公路、铁路、邮轮等离岛免税购物品的监管;店内买单提货、机场验放或店内买单、货品邮寄;取消岛内岛外居民差别待遇,同等享受离岛免税政策优惠;取消征收进境物品进口税的限制;规划建设海关全程监管的免税品物流园区等一个个大胆的建议,被旗帜鲜明地放在研讨会的现场加以讨论。

“三亚金融发展加快,随着阳光保险总部和国开行三亚分行落户、三亚农商银行成功转制,截至7月底,三亚存款余额突破800亿元,贷款余额突破580亿元,存贷比由45%上升至72%。”三亚金融办主任姚晓君在论坛上晒出三亚金融发展的成绩。

因而,三亚农工委副主任林文伟在“加快统筹城乡发展步伐,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新突破,提升全市人民的幸福指数”的发言中提出,城镇化建设是加快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重要抓手,是实现从二元经济结构向一元经济结构转变的有效途径。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转移输出农村剩余劳动力,调整优化农村产业结构,使更多“农民”变为“市民”。同时,为解决三亚当前城镇化进程中存在的产业聚集成长缓慢、农村富余劳动力未得到有效转移和吸纳的问题,应增强产业吸纳就业能力,推动户籍制度、管理制度改革,探索完善城乡可对接和转移的基本公共服务制度,在实现“人的城镇化”中实现农民收入倍增。

多个课题在“入境免签政策”中提出,希望可以在26个免签国的基础上扩大范围,有层次性地对其他各国逐步加快开放免签政策;改良组团免签人数限定模式,免签旅游团人数放宽至2人以上,试行俄罗斯、韩国、德国等国家个人来海南免签,并将停留时间延至3至6个月;给予旅游投资者免签证优惠,探索试行外国人在三亚居住证制度,允许购房者每年在三亚居住时间在半年以内。

“三亚填海、填岛行为的需求旺盛,势必对海洋及海岸生态带来潜在威胁,局长你怎么看?”面对主持人投来的“重磅炸弹”,三亚海洋与渔业局局长章华忠坦言,这是个棘手的问题。他说,填海项目开发破坏岸线形态、破坏沙滩、减少沙量。基于“保护与发展并重”为前提的土地资源利用原则,必须明确生态保护与开发建设的平衡点、划定三亚城市发展的基本生态控制线和城市发展框架路线,严格控制填海、填岛行为。对于国家及省重点工程确需填岛的,应进行科学、严谨的可行性研究、环境影响评价,同时具备生态修复的一系列技术措施。摸清海洋资源本底和海洋动力条件,进行核心资源的保护和管控,特别是珊瑚礁生态系统、红树林泻湖生态系统等,划定保护区进行分级保护。